書名:《中途情書
作者:鍾文音
出版:大田(2005年10月25日)

‧愛情需索一種熟悉的靠近但是又需索永遠得不到的神秘,愛情需要看似偶然又要刻意累積的成全。
‧生命從來是錯過多於有過。
‧我們愈活就會愈倒轉,回不去了。
‧雷聲,天雷是大自然引燃美麗的存在,地雷卻是人為引爆毀滅的不存在。
‧書寫者比沈默者痛苦,就像愛情被強暴後還得接受命運的法官再次鞭笞拷問一般。
‧愛情的必要過程,佔有嫉妒。
‧這世界沒有應該不應該,這不過是廣告界的煽情語氣罷了。
‧甜言蜜語是迷惑之麻藥。 



[忻‧整理]

H佔有她的腳。
「自此我的腳唯一綁上對你思念的黃絲帶。」
H哀傷了她的夜。
「但沒有你,我將更哀傷欲絕。」

a佔有她的心臟。
「你帶著我流著鮮血的心臟上戰場,那綁著祭文的心臟是以愛為命名。」
a弄疼了她的夜。
「我不敢喊疼,只怕喊了更疼。」

L佔有她的眼睛。
「你愛我的眼睛,你吞歿我的眼睛卻還需索我的目光;你戀我的眼睛,你挖出我的眼睛卻還要我為你指引月光。」
L背叛了她的夜。
「但沒有你,背叛也不存在。」

e佔有她的耳朵。
「我的耳朵為你傾聽任何聲音,包括你的暴躁平和,包括你的精緻與粗俗,你的幽雅與不羈,你獨特的不安細響。」
e撫慰了她的夜。
「像德布西讀馬拉美,繆思恩典,有了牧神的午後。」

V孤獨她的夜。
「但沒有你,這夜也不成夜了。」

O佔有她的舌蕾。
「因為你我菸酒均沾,因為你我不吃不喝,因為你我忽胖忽瘦,因為你我一切失調,因為你我的舌蕾不辨鹹辣冷熱。」
O酩酊了她的夜。
「而我只想要微醺,你卻總是宿醉。」

E佔有她僅剩的未來身體之殘存青春。
「我不知道際遇的風在你背後如何狂吹,但我知道思念已經成形,且思念努力地想要佔有這個軀體。」
E甜美了她的夜。
「你那年的笑容,像是來自我的另一個深沈世界的對立面。」 


 [博客來閱讀]

這些書信,是她在生活裡不斷拋向情人的臨終之眼,也是不斷地,自我幽微提問。 
這些書信,是她十年來對情愛懸念的總提問,情愛沉淪至深,她已忘了怎麼說後悔。 

這些書信,是綁住她難以飛翔的黃色絲帶,是浸著關於愛與慾的死亡色澤。

這些書信,是關於她飄忽的悲傷回憶,是關於她的陳情書。
這些書信,是關於解凍的記憶,散發腐朽腥羶潮濕,彷如隔世的氣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sheena 的頭像
h.sheena

忻。生活.旅行.大小事

h.shee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