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離開這個城市,妳說。

那些紅磚道、石長椅,那些手扶梯、捷運站,總是提醒著妳那曾經牽過的手。


怨恨過他嗎?
妳搖頭。興許是愛得不夠所以無法有所怨恨,妳苦澀自圓,又或許是愛得太過理所當然所以不忍再去怨恨。
那會討厭他嗎?
妳遲疑。討厭的其實不是他,妳輕淡帶過,而是自己放任心再一次去相信的天真、又再一次被撕裂的脆弱。


親愛的,就如朋友所說的,妳佯裝的堅強我們都看在眼底。妳嘴角愈是上揚,我們就愈為妳擔心。
親愛的,就如妳總是說的,family is supposed to be there for you, and that's what we are。

這一次妳決定出走,記得把我們的祝福帶著;之後無論在世界的哪一個角落,都要捎消息回來,知道嗎?






h.shee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