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 random thoughts ... and memories ...


              



星巴克:最近很愛很愛Starbucks的Green Tea Frappuccino,每次去社區附近的Super Target都一定要帶一杯Grande的回家。星期六的dinner break因為還在飽中午的壽司,所以就決定了去Starbucks(雖然這兩個好像沒什麼關聯)。Jennifer聽到我說要去Starbucks就開始翻皮包。原以為她是要我也幫她帶什麼回來,結果她卻給了我一張gift card。So... thanks to Jennifer, I had a wonderful night at work (which doesn't happen very often :P).

明信片:星期五去開信箱的時候,在一疊帳單跟廣告裡,看到了Caroline從比利時寄來的明信片。回到家,小心翼翼地放進我的postcard box;謝謝你們,盒子因為這些世界各地捎來的美麗而豐富。之後比較有空的時候,我一定要做個log記錄起來。

長不大:為什麼有些人總是長不大呢?好想大聲地說:grow up and shut up!

Cronkite:被譽為美國最值得信任的新聞主播華特‧克郎凱特(Walter Cronkite)七月17日在紐約過世了。雖然很諷刺,但我們其實have been waiting for this day for a couple of weeks,從Cronkite is in great illness的消息出來之後。關於他的obituary也早已擬好,隨時可以發稿。星期三在家翻著英英字典,「avuncular」這個定義為「like an uncle, benevolent and tolerant」的單字後面的例句寫著:Walter Cronkite, who was the anchorman of CBS News during much of the 1970s and 1980s, had an anvuncular manner that made him one of America's most trusted personalities.

畢業歌:咪丟了優客李林的「鐘聲輕輕響」給我。音樂從itunes出來之後,周遭的空氣突然好像被抽走了一樣。它是我小學畢業典禮唱的那首歌啊!時間被快轉了嗎? 我還記得那黑暗髒亂的中華商場騎樓、被視為禁區的西門町,還有那爸爸每天都陪我走過的天橋。當然,這些都只在記憶裡,就連福星國小的校園也完全地不一樣了。 不知道現在的小男生是不是還愛拉女生的辮子,音樂班每年的巡迴演奏是不是還去花蓮、南投.....

十八歲:星期二晚上,咪說她最近開始聽大一的時候常聽的歌,然後我們講到王菲、劉虹嬅、周杰倫、許慧欣,還有很老很老的優客李林。平她們還曾經把蕭亞軒的「一個人的精采」當作寢歌。有些歌,不管多久之後再聽到,勾起的都是那時的人物與場景。十八歲的那個冬天,因為一個美麗的誤會,我的人生轉了彎。

Facebook:這幾天好友數突然增加了好幾個,被找到的與找到的,連接起許多當時年紀小的事情。

校歌與座號:從小到大我唯一學會的、到現在都還記得的校歌,是國立師範大學附屬中學的「附中附中我們的搖籃……」。很奇妙地,不管屆數跟班級、不管在哪個角落,這些藍天之子都說著共同的語言。在大部分的中小學裡,每年都會有新的一年一班一號,但是09422卻只屬於我一個。這樣的數字會自己說話,不像30804,或8943048。






 

h.shee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