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31 @ pâtisserie Sadaharu AOKI paris-Bellavita店
抹茶卡布奇諾, $180



              



擁擠的書櫃:今年才過十二分之一,我就已經在誠品、博客來跟書展買了將近一萬元的書。原本說好今年的書展重點在講座,可是在時報、城邦、洪範、九歌、三民看到那成疊的書,整個人就飄過去了。好啦,回家只好把已經過度擁擠的書櫃再次重整一遍,搬了20本高中時候買的書到Evan房間。呼,接下來就得認真地還我的閱讀債了,42本夠我看到夏天了吧.....

為什麼閱讀:爸爸問我最近每天都窩在房間幹嘛,趕閱讀進度,我說。從幾年前就一直擱在書櫃裡的舒國治的《理想的下午》、章詒和的《往事並不如煙》、張惠菁的《你不相信的事》跟《給冥王星》、雷驤的《捷運觀測》(2003),到去年底買了卻還沒看的王泰融的《天堂手記:一個畫家的古格探險之旅》、龍應台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陳玉蕙的《海神家族》,到最近搬回來的彭歌的《惆悵夕陽》、林夕的《原來你非不快樂》。然後雖然不喜歡翻譯小說,還是看完了Orhan Pamuk (土)的《》、Siegfried Lenz(德)的《德語課》、Diane Setterfield(英)的《第十三個故事》、Randa Jarrar(美)的《帶走月亮的女孩》、Katherine Pancol(法)的《鱷魚的黃眼睛》和村上春樹(日)的《1Q84》。而現在同時在看的有嚴歌苓的《第九個寡婦》、Olivia Darling(英)的《慾望酒莊》和Carlos Ruiz Zafon(西)的《天使遊戲》。整個好忙碌啊。最不喜歡的就是《大江大海一九四九》,還是覺得龍應台的文字太過辭溢乎情,我感受不太到期待的溫暖。《帶走月亮的女孩》如果是看原文會更精彩,我想。而《鱷魚的黃眼睛》好看到我又去誠品搬了幾本,作新年禮物好了。曾經有人問我為什麼閱讀,我歪著頭想了半天不知道怎麼回答。也許注定我就是要跟文字糾纏不清的吧,它有可以讓我平靜下來的魔力。

書寫父母親:章詒和在《往事並不如煙》裡寫父執輩在文革風暴圈下承受的痛,龍應台在《大江大海一九四九》裡寫上一代生離死散、隱忍不言的傷。陳玉蕙在《海神家族》裡寫備受冷落而出走琉球的外婆、隨日本天皇旗幟飛行的外公、為心愛女人渡海來台的父親與從未感受過寵愛滋味的母親,而張惠菁在《你不相信的事》裡寫父親在妹妹訂婚宴後、異國的逝。她們書寫父母輩的時代漩渦,也梳理了自己的身分認同、找尋到繼續生存的理由和力量。

認得幾個字:這陣子幾乎每天都在翻字典,國語/中文字典。原來「錶」也作「表」,自己沒唸書還懷疑人家印刷錯誤。但是「小時候」寫成「小時後」有什麼藉口呢?

郎朗‧變胖:有人因為同時搜尋「郎朗」和「變胖」而找到這篇文章。真有趣。

妳就是極光:上一次看妳在琴鍵上飛舞,是15年前的事情了嗎?還記得妳離開台北之後,我曾經如此茫然,整座城市彷彿漆上了灰色 (笑)。15年之後,我終於不必在youtube上,就像獨奏會「耀夜極光」的名字一樣,瀞云妳,一直是那麼閃亮。






h.shee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ophie
  • you are such a reader!! ^^b
  • guess i need a big house to store all those books! :p

    h.sheena 於 2010/02/07 12: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