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31 from 明星西點麵包廠
巧克力蛋糕



              



親愛的梵谷:去國立歷史博物館看了「燃燒的靈魂.梵谷」,雖然星期三的陰雨午後,展覽會場卻極為逼仄。不巧碰到兩個學生團體,為了避開他們所在的區塊,我們穿梭在被切割的時空;從弩南回到海牙,再從聖雷米追溯巴黎。此起彼落的解說員導覽擠壓了想安靜看畫的心情,最後只得像逃避什麼一樣地迅速離開。親愛的梵谷,我相信你一定能夠理解那樣的無奈,也請不要忘記我們的約定。會的,我們會再一次在荷蘭相遇的。

炸豬排事件:星期三跟Evan在站前新光三越刷了一件Levis的牛仔褲,之後就到12樓的勝博殿。他點了一份香潤里脊豬排套餐(大),而我的是包含了千層錦豬排65g、脆嫩雞排55g跟元祖香脆豬排卷(有奶酪卷、蘆筍卷及薑汁燒肉卷可以選擇)的千層錦極品套餐B。就在我的豬排要啖完的時候,在其中一切塊發現了些微的血絲。服務生將之拿回廚房,然後要我稍候,說他們已另炸了一片豬排。歉然的語氣、謹慎的態度,讓我還會想要再去喔。餐點結束之後,我笑說也許我們應該要走回家,還好Evan並沒有當真。

路人的口白:佳穎從溫哥華出差到上海,在台北短暫停留。我們約了星期二到台北之家的光點電影院看New York, I Love You(紐約我愛你),出來之後遇見四個圍著一台攝影機的學生。「請問可以佔用妳們一些時間嗎?我們想採訪妳們對光點的想法。」楞了一下,我們還是接受了那四個世新廣電孩子的邀請。簡單地說了我們為什麼會來到光點、對光點的感覺,也交代了各自的背景。一直以來我都是扮演作筆記的那個角色,那天面對鏡頭的時候,一時間竟不知道焦聚在哪。第一次,我的路人口白。

生日‧快樂:這是過去五年來第一次,我們都在台北;也就是說,我從媽媽的生日缺席了五次。星期六傍晚跟Evan到公館白木屋提了一個黑森林蛋糕,預訂的時候,媽媽頻頻示意她的蠟燭要5跟0的。事後她解釋:五十幾跟五十是一樣的,還要我們別太計較。她的理直氣壯弄得我都要以為是我虧待她了。雖然妳不會看到,也雖然卡片裡已經寫了,但我還是想說:謝謝妳,親愛的媽媽,還有,生日‧快樂!

對陽光過敏:連續幾天的濕冷空氣,終於在星期二那天看到陽光。只是走在交大校園,就是一整個啾不停。後來跟S講起這件事情,他像是突然發現新大陸一樣,說:「我知道了!原來妳對陽光過敏。」唔...不是這樣的吧.....






h.shee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