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22 @ 古典玫瑰園-重慶店
舒緩身心系列-雪色之歌, $160



              



關於變胖這件事情:那天媽媽洗完澡出來,捏著腰跑到我房間說:「妳回來之後我每天都太認真弄飯,更胖了。」啊?看吧,我就說我們現在是養肉人家。

OK繃的秘密對話:重新熟悉了台北的街道之後就都自己往返醫院了。星期二那天媽媽說要去跟醫生update複診進度,就一起出門了。因為下雨所以不想帶「函的把谷」(媽媽所謂的handbag),就把健保卡跟悠遊卡塞在牛仔褲口袋。要到捷運站的時候,媽媽突然轉身(害我差點跌倒)問:「妳沒帶OK繃,可以嗎?」「可以啊,我有穿襪子。」我以為她指的是上次鞋子磨破腳跟那件事情。「我是說,大的O‧K‧繃。」她特意強調了「OK繃」三個字。「哦,可以啦,今天應該不會去太久。」我會意過來。那是Evan很小的時候,四、五歲吧。有一天他不知道在我房間幹嘛,看到我從抽屜拿了護墊,就說他也要一個。我沒搭理他,結果他竟然跑去跟媽媽告狀,哭著說:「姊姊不給我OK繃。」接著就是媽媽從廚房高分貝地要我「分」Evan一個「OK繃」。我只得氣急敗壞地解釋,媽媽聽了卻笑到差點岔氣。那天真的委屈的人,是我吧。

自以為聰明的惡搞:可惡的Mizzou,成績單申請都過了兩個多星期,信用卡也扣款了,卻連個國際信封的影子都沒看到。星期二忍不住寫信去問,行政人員的回覆整個讓人很昏倒。他們竟然自己為聰明地在Taiwan之後加了China!希望重寄過來的那份可以趕快收到。

因為鑰匙我很忙碌:星期一中午媽媽跟我say goodbye之後不到30分鐘,我的電話就響了。「我找不到師大路的鑰匙,妳去看看我剛剛是不是把整串留在門上了.....」話筒的另一邊是她焦躁的聲音。果然!可是那樣我從裡面打不開門啊。試著用另一支鑰匙把門上的那把推出去,卻是徒勞。最後只得帶著我的那把鑰匙從後門繞出去,再到前門拿了媽媽的鑰匙,重新鎖門,然後搭三站捷運把鑰匙送過去。

永遠的亨利‧梅哲:媽媽離開台北愛樂管弦樂團之後,這是我第一次回到國家音樂廳,為了他們的25週年系列音樂會——「琴之森」。台北愛樂給我的感動,似乎靜止在2002年Maestro Henry Mazer(樂團的前音樂總監亨利‧梅哲)走的那個夏天。我努力在孟德爾頌的結婚進行曲、拉赫曼尼諾夫的第三號鋼琴協奏曲(與葉孟儒)和貝多芬的第五號交響曲裡找尋過去的記憶,撿拾的卻只是零星的片段。最後我,笑著搖頭離開音樂廳的貴賓席,然後走在中正紀念堂的自由廣場,我想念著有梅哲的台北愛樂。

多年之後再次打針:幾個禮拜前的某一個下午,老爸在skype上問我要不要打流行性感冒疫苗,11月初在他們學校。回台北一個多月就感冒兩次,我想都沒想就說「好」。上一次打針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年代久遠到我完全記不得。扎完之後,護理人員交代要多喝水,暈眩、發燒都是可能的副作用。







h.shee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