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混亂的編輯室裡超過12個小時,整個人快攤掉。可是有些念頭一定得現在記錄下來。

民主黨的歐巴馬當選,雖然不是意料中的事情但也不讓人意外。我想到2000年的陳水扁。
如果現在美國經濟是穩定成長的,如果伊拉克戰爭在去年就結束了,那麼馬侃極有可能就是今天的勝利者。
不過那些都只是如果。歐巴馬跟陳水扁一樣,都是一個desperate choice ... desperate for change。

美國對共和黨感到心灰,就像那年台灣對國民黨感到疲倦一樣。我看到了2000年的連戰。
那年陳水扁以台北市市長的姿態進駐總統府,兩個月後歐巴馬也將以伊利諾州聯邦參議員的資歷入主白宮。
馬侃的政路雖然強過歐巴馬,但是跟連戰一樣,都有太多丟不開的沈重包袱。


Can Obama really fix the economy? Will he really be able to pull the U.S. troops from Iraq within 16 months? There's nothing to say for sure. But the Americans are hoping , hoping Obama will lead them toward a better path.






h.shee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