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跟阿嬤講電話都是用我的破爛台語參雜著國語,
但是阿嬤總是能夠會意明白我想要表達的每個字句。

前天星光三班畢業典禮林芯儀拿之前徐佳瑩詮釋過的「落雨聲」作為壓軸。
歌唱得我好想飛奔回台北,最後只有在空蕩的房間裡對著江蕙的MV大哭。

啊,趕不走的劣根性。以前怎麼樣都要去看世界,現在卻厭倦了只想著回家。
一個人生活太久是不是會變得脆弱?距離拉出的牽記會不會其實有期限?
啊,好像想得過分了。不管怎麼跟媽媽鬧彆扭,有阿母惜的囝仔還是尚好命。






江蕙 - 落雨聲 

落雨聲哪親像一條歌 誰知影阮越頭嘸敢聽
異鄉的我一個人起畏寒 寂寞的雨聲 捶阮心肝
人孤單像斷翅的鳥隻 飛袂行咁講是阮的命
故鄉的山永遠攏站置遐 阮的心晟只有講乎山來聽 

來到故鄉的海岸 景色猶原攏總無變化
當初離開是為啥 你若問阮阮心肝就疼

你若欲友孝世大嘸免等好額 世間有阿母惜的囝仔尚好命
嘸通等成功欲來接阿母住 阿母啊已經無置遐
你若欲友孝世大嘸免等好額 世間有阿母惜的囝仔尚好命
出社會走闖塊甲人拼輸贏 為著啥家己嘸知影 

你若欲友孝世大嘸免等好額 世間有阿母惜的囝仔尚好命
嘸通等成功欲來接阿母住 阿母啊已經無置遐
哭出聲 無人惜命命






h.shee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